江苏快3

注册| 登录
CN
EN

贸易

江苏快3 > 产品系列 > 研究报告 > 贸易 > 正文

产品系列 / PRODUCTS

微信

英国脱欧困境:经济一体化断裂下的危机?

肖敬亮 文韵 陈达飞 (本文发表于


自2016年英国全民公投通过脱欧决定以来,英国脱欧之路举步维艰。2018年11月25日欧盟各国领导人与英国政府达成一份英国脱欧协议草案,英国脱离欧盟的漫漫长路终于迈出实质性一步。但该草案却引发英国国内各党派人士不满,甚至导致保守党党内议员反戈,引发党内“疑欧派”对现任党首、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不信任投票。尽管特蕾莎在投票中涉险过关,但为了争取议会支持,特蕾莎宣布将原定于去年12月11日议会下院对该草案的投票推迟至2019年1月15日。英国脱欧协议悬而未决,随着3月29日英国正式脱离欧盟的日子日益临近,英国脱欧方式仍面临多种不确定性,英国或陷入“无协议”断崖式脱欧困境,这一结局无论是对英国社会经济还是全球金融市场都将带来巨大的影响。在后全球化时代,英国脱欧的历史性事件不仅代表着英国即将走向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反面,还将对上世纪七十年代全球化进程加快以来业已形成的全球经济贸易格局形成挑战。


英国脱欧的“前世今生”
由于多重历史、地缘政治原因,英国与欧盟的关系错综复杂。自“威斯特伐利亚合约”签订以来,欧洲进入现代民族-国家体系,欧洲内部主权国家之间权力关系此消彼长。但二战后,以法德为核心的欧洲煤钢共同体形成,在产业联盟基础上形成欧洲大陆第一个超国家联盟。1957年煤钢联盟六国签订《罗马条约》成立欧洲经济共同体,成为日后欧洲联盟组织雏形。孤悬于欧洲大陆之外的英国一直以来抱持“例外主义”欧洲观,与欧洲大陆法德等核心大国保持相对独立甚至抗衡关系。为了对抗欧共体,英国于1960年联合其他六国成立欧洲自由贸易联盟,但1972年底英国选择退出该联盟。围绕着是否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英国内部的讨论一直存在分歧。上世纪70年代初,主张加强英国与欧洲大陆经济相互依存关系的观点占据上风,1973年英国最终加入欧共体。


随着欧洲一体化进程加快以及欧盟的成立,欧洲最终构建了一个全新形式的超国家社会,超越了传统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下主权国家概念。然而,英国在欧盟的定位仍然是处于组织内部的“外者”(outsider as insider)角色。一方面英国想利用欧盟内部经济、贸易一体化的便利推动其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理念;另一方面,英国始终对超国家主权的欧盟政治体系保持警惕,在让渡主权的欧盟政策领域坚决不退让。英国至今仍未加入欧元区与申根体系,表明了英国政府对货币、边境控制权等关系国家主权的关键领域依然掌握绝对控制权。而一直以来法德欧陆大国对英美亲密同盟关系也存有疑虑,担心美国借助英国力量在欧洲大肆扩张,从而削弱欧盟与美国博弈筹码,欧陆国家与英国也因此一直保持若即若离关系。


在英国,英欧关系成为各党派派系斗争的焦点问题,疑欧派与亲欧派斗争持续不休,英国内部政治分裂也为今日英国脱欧困境埋下导火索。但深究英国脱欧的深层次原因可发现,经济一体化过程中潜藏着众多难以克服的矛盾与危机,而矛盾的不断累积导致了英欧关系最终走向断裂。自21世纪初以来,欧盟开始积极东扩进程。欧盟东扩一方面推动了欧盟深度一体化,在区域政治治理上也促成了《里斯本条约》生成。但另一方面,尽管区域经济一体化促进了资本、人员、贸易自由流动,一体化进程中却由于各国经济体发展不平衡而出现分化。在欧洲债务危机之后,欧洲内部分化矛盾凸显,作为欧盟核心成员的英国却不愿出手救助深陷债务危机的欧洲盟友以及承担债务风险国转嫁的风险。相反,债务危机引发了英国国内对欧盟经济体化的质疑,“疑欧”情绪逐步蔓延。此外,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撒切尔主导的新自由主义变革以来,由于国家在社会政策领域的“去管制”导致了社会再分配政策的缺位,社会财富建立和巩固在一小部分精英群体手中,英国国内社会分化加剧。据统计,英国贫富差距是欧盟中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社会关系的失衡与分化又为民粹主义滋长提供了理由,孤立主义情绪泛起并在民众间逐渐获得支持。而2015年以后席卷欧盟各国的难民危机则成为压垮“留欧派”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引发英国脱欧地震。


“脱欧”如何脱?
针对英国脱欧方式,英国内部一直以来存在较大争议。焦点主要聚焦在脱欧后英欧关系以及爱尔兰边境问题。“硬脱欧”派坚持与欧盟“一刀两断”,保证英国独立性和主权。但这一方案遭到“软脱欧”派反对,认为硬脱欧将对英国造成极大震荡,主张英国与欧盟政治脱离,但一定程度上留在欧盟经贸体系内。除了经贸关系外,英国脱欧进程最棘手的问题就是爱尔兰边境问题。由特蕾莎·梅主导的英国“软脱欧”协议草案中提出在英属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设置“缓冲边界”方案,倘若英国与欧盟无法在短期内达成自贸协定,则英属北爱尔兰将继续留在欧洲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以避免北爱与爱尔兰之间重新设置“硬边界”。这一保障性方案在英国政坛内部激起强烈反弹,尤其是来自执政联盟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反对。


在重重障碍下,英国脱欧之路将面临不同的走向。如若脱欧协议草案最终不能通过,英国和欧盟将无法达成正式协议,英国将在3月29日脱欧限定日子内与欧盟分道扬镳。脱欧后的英国将按照世界贸易组织WTO关税协定与欧盟以及非欧盟国家进行贸易往来,非关税壁垒重现,这一结果将会导致英国贸易、边境管理短期内陷入混乱。如脱欧进程按照“软脱欧”派主张的走向进行下去,英国将在2020年12月31日前有长达21个月的过渡期。在过渡期内英国将留在欧盟内部市场和关税同盟,与此同时英国将利用“脱欧”后的独立地位推进与其他经济体间的贸易谈判。但是,欧盟贸易协议涉及22项与单个国家的双边贸易,5项多国多边贸易,贸易协定覆盖52个国家。如英国退出单一市场,英国需要重新与多个国家进行贸易谈判,能否就自由贸易协定实现英国利益最大化前景不明。另一可能是英国与欧盟暂时无法达成相关贸易协定,协议中的保障性方案启动,英国将被迫留在欧盟单一市场。


英国脱欧无疑对现有的欧洲一体化政治经济格局带来沉重一击。英国GDP占据欧盟经济总量15.2%。欧盟27国也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进出口货物贸易占英国贸易总额一半以上。虽然近十年来英国与欧盟进出口贸易份额有所下降,但英国与欧盟的贸易逆差却逐年增长,2017年达947亿英镑。但英国在欧盟区域贸易中的分量却远不如德国,英国与欧盟27国进出口贸易额仅占欧盟贸易总额的9%与5.6%,而德国则占20%和22%。英国进出口商品贸易主要集中在机动车、医药制品、石油产品以及其他制造业产品。除英欧紧密的贸易联系外,欧盟也是英国重要的投资伙伴,英国超过一半的外商投资来自欧盟成员国,而欧盟也是英国对外投资主要流向地。据英国统计局数据,英国在欧盟的资本存量是北美存量的两倍,英国脱离欧盟后或将重塑英欧贸易和投资关系。


来源:英国统计局



来源:英国统计局



来源:英国统计局


自2016年6月公投以来,英国脱欧黑天鹅引发了全球金融市场震荡。脱欧消息传出后,英镑兑美元直线暴跌,创31年以来最大跌幅。在脱欧影响下,欧元也急剧下挫,欧元区稳定性受到较大影响。脱欧协议一拖再拖,全球金融市场受此连累或将持续波动,全球外汇市场避险情绪将进一步蔓延。而英国近年来经济持续疲软,多项数据低于预期。2017年英国跌出世界五大经济体之列,2018年英国制造业产出更是创近年来最大跌幅,国内通胀随英镑贬值进一步上行。内外交困的英国经济加剧了英国脱欧前景的悲观预期。如英国最终实施无协议脱欧,英国跨境金融服务将面临中断风险,此外英国金融系统还需承受贸易恶化以及新兴市场融资条件急剧收紧等风险。目前英国央行承诺将通过改善资本流动性、建立资本缓冲等方法维持市场稳定。预计在脱欧阴影笼罩下,全球金融市场将以维稳为主要目标。


脱欧的经济影响
针对英国脱欧后的经济影响,笔者利用全球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通过政策分析平台进行模拟量化。综合我们此前所做的相关研究(Ciuriak, et al., 2015, 2017),此次模型主要根据现阶段英国脱欧可能出现的不同走向设置三种模拟情景。方案一,英国实行无协议式“硬脱欧”,英国退出欧盟单一市场后与欧盟的自由贸易协定失效,此后将按照WTO最惠国关税设定与欧盟成员国进行贸易往来。英国与欧盟将重新设定非关税贸易壁垒,如增加海关通关手续、加强原产地证明等措施限制进口;方案二,如英国无协议脱欧(硬脱欧)后在短时间内与其他非欧盟国家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则英国将取消与这些国家的关税贸易壁垒,并相应减少原产地证明手续所带来的行政成本;方案三,与“硬脱欧”结果完全相反,英国实行“软脱欧”暂不退出欧盟单一市场,并留在关税同盟区内,这一情形下英国与欧盟自由贸易协定继续生效,但由于重新设置边境,资本、商品、人员自由流动将会受到影响,也会增加相应贸易成本。这三方案均未考虑外商投资(FDI)壁垒上升带来的经济影响,如需考虑请参考(Ciuriak, et al., 2015, 2017)。



根据模拟结果,长期来说“硬脱欧”对英国损失最大,实际GDP将下跌2.29%,进出口均大幅减少,消费需求下降2.35%,经济不景气也将拉低投资增长。虽然经济下滑,由于对来自欧盟新征的最惠国(MFN)关税,使得英国物价并未显著下跌。如英国脱欧后能迅速与其他国家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将一定程度上减轻硬脱欧对本国宏观经济的冲击,实际GDP下降幅度将回调到1.1%。但在第二种方案下,由于消费萎缩、出口减少导致国内CPI下降1.42%,国内经济出现通货紧缩。如英国最终实施软脱欧,国内宏观经济各项指标受到的负面影响较小。相比之下,英国脱欧对欧盟27国的整体经济的冲击则较小。在英欧博弈过程中,欧盟掌握较大的主动权以及谈判筹码。根据我们模拟结果,短期经济下行压力更显著(如表2)。主要原因在于实际工资在短期有一定粘性,企业利润下降会直接带来裁员潮。





此前研究机构对英国脱欧的影响主要集中在对宏观经济指标的预测,而全球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在基于行业数据库基础上进一步量化了脱欧不同方案对英国各行业部门的影响。具体来说,硬脱欧对英国各行业部门进出口贸易冲击最大,肉类、农产品、食品等依赖欧盟市场的行业部门进出口下降幅度较大,工业制造品如汽车、纺织品等部门也受到较大影响,其主要原因在于这些行业恢复到最惠国关税的水平较高,从10-30%不等,并且非关税壁垒也较高(Petri, et al.,2012)。但硬脱欧对服务行业贸易冲击较小,服务对外输出反而有所上升。硬脱欧后由于进口大幅大减少,英国需要提高产出满足国内市场需求,从图4可看出,除服务行业外,大部分行业部门国内产值都出现增长。服务业产值下调主要因为投资以及消费的下滑,下跌幅度大约2%(与GDP相当),由于服务业增加值占了英国GDP的80%,其下滑直接影响了英国的经济活力。


如英国脱欧后与其他国家的贸易谈判顺利,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将缓解国内行业部门市场压力。原本依赖于欧洲市场的进出口部门将出现贸易转移现象,与非欧盟国家的贸易关系将有所增强。自由贸易协定签订将有助于缓解国内物资紧张压力,一定程度上弥补断崖式硬脱欧对英国社会经济带来的巨大损失。


如英国软脱欧方案启动,英国暂时留在欧盟自由贸易区内,但由于英国与欧盟将很有可能重新设立贸易边境,影响商品与人员自由流动。相较于英国脱欧前的自由贸易情况,软脱欧方案仍然会对英国经济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英国硬脱欧后农产品部门关税上涨较大,对欧盟出口冲击较大,也将影响相关行业部门的总产值。如英国脱欧后和非欧盟国家达成自由贸易协定,英国对农产品需求将会转移至其他自由贸易伙伴,欧盟相关行业部门出口将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其次能源和部分工业制造品也受到一定影响。



从英国脱欧的几种方式来看,英国脱离欧盟对本国经济将会造成不同程度冲击,英国内部各方力量的拉锯也使得脱欧进程充满多种不确定因素。英国脱欧这一“反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历史性事件正逐步成为现实,在这一历史转折点对英国政治经济的历史梳理以及对全球经济走向的未来展望显得尤其重要。无论英国脱欧以何种方式实现,英欧关系都将走向一个新的拐点,欧盟也不得不面对区域经济一体化断裂的危机。而欧盟成员国内部由于社会经济不平等所造成的社会分裂也将会危及欧盟合法性基础。但是另一方面,英国脱欧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将带来新的机遇,也会开启新的双边自贸协定谈判并重塑全球经贸关系。


作者简介:肖敬亮博士(CFA),英飞咨询资深经济师,加拿大外交部客座顾问。文韵博士,英飞咨询高级经济师。陈达飞博士,东方证券高级经济师。作者感谢Dan Ciuriak提供宝贵意见,Dan是加拿大外交部前副首席经济学家。

参考文献:
Ciuriak, Dan and Xiao, Jingliang and Ciuriak, Natassia and Dadkhah, Ali and Lysenko, Dmitry and Narayanan, G. Badri, The Trade-Related Impact of a UK Exit from the EU Single Market (April 23, 2015). Available at SSRN: http://ssrn.com/abstract=2620718 or http://dx.doi.org/10.2139/ssrn.2620718


Ciuriak, Dan and Dadkhah, Ali and Xiao, Jingliang, Brexit Trade Impacts: Alternative Scenarios (June 12, 2017). Available at SSRN: http://ssrn.com/abstract=2981314 or http://dx.doi.org/10.2139/ssrn.2981314


Petri, Peter A., Michael G. Plummer, and Fan Zhai, eds.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nd Asia-pacific integration: a quantitative assessment. Vol. 98. Peterson Institute, 2012.




客服